亚洲交易时段尾盘

2018-08-20 14:22

对于近期的调整走势,有些机构和分析人士不禁“忧心忡忡”。“新兴市场资产明年反弹所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人民币‘大幅贬值’,该公司最担心在岸人民币在未来12个月里大幅贬值的风险,而这可以通过做多美元/离岸人民币来直接对冲。”高盛在一份报告中称。

进入11月,人民币汇率连续3周下跌,本周依然延续跌势。11月27日,亚洲交易时段尾盘,离岸人民币快速扩大跌幅至6.4504元兑1美元,或创9月10日以来低点。在岸人民币走势平静,依旧维持在6.3950附近震荡。

当然,人民币走强还需解决很多问题。盛松成建议,应提高人民币使用范围,需要进一步扩大人民币金融市场,“从国内看,长期以来我国金融改革以放松金融价格管制为重点,金融市场建设严重滞后,金融市场法律制度、投资者保护制度、透明的会计和披露标准、市场操纵行为的处罚规则等都急需建立和完善。”盛松成认为,这些制度的不完善也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发展形成障碍,因此金融市场化的进一步深化,金融制度的进一步完善是必要和紧迫之举。

责编:朝霞

李海莲认为,中国宏观经济目前处于转型期,也是结构调整的阵痛期,经济增速趋缓,这给人民币带来了贬值的预期,是市场看空的原因之一。

专家认为,在当前贬值预期和支撑人民币汇率因素共同作用下,未来人民币汇率将维持稳定水平。易纲指出,中国的利率和汇率政策一直是比较稳定的,未来价格工具的重要性,或者说对全局的控制力,都会进一步增强。

最近,市场看空人民币的情绪日益强烈。一方面,人民币汇率连续走低;另一方面,人民币如果纳入sdr(特别提款权),可能会预示着另一轮贬值态势的开始。对此,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表示,人民币被纳入sdr后,将在一个合理、均衡水平维持稳定。学者或是机构不必担忧人民币会贬值。

在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滨看来,如果中国央行放任人民币贬值,将增加市场动荡,损害整体经济。

未来走稳“底气”十足

“根据经济学理论,决定人民币汇率的因素主要有3个,一是国内经济发展基本面;二是经常项目顺逆差状况;三是中国和美国的利差情况。”对外经贸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李海莲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

“从贸易角度看,虽然前10月中国进出口出现双降,单进口大于出口,商品贸易经常项目顺差仍在扩大,这将对人民币汇率形成一定程度的支持。此外,从利率角度看,虽然中国进入降息周期,但与欧美国家利率相比仍低。中外利差的存在对人民币汇率也有支撑。

人民币国际化也为其未来成为强势货币提供了可能。印尼央行日前表示,中国人民币在不久的将来,会获得国际市场的广泛认可和接受,并成为国际结算货币、投资货币和储备货币。

“即使短期有贬值压力,贬值幅度也不会太大。”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撰文指出,中国汇率长期升值趋势并没有改变。

随着中国经济好转,人民币国际化加强,未来人民币将成为强势货币。专家分析,尽管目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在世界上仍处于前列。同时,我国外汇储备充裕,财政状况良好,金融体系稳健,境外对人民币的需求正在逐步增加。这些基本面决定了从长期看,人民币仍然是强势货币,未来人民币还是会进入升值通道。

近期的一项调查中,大部分分析师预计明年年底人民币会下跌3.2%至6.6%。

长期还是强势货币

“人民币加入sdr后,全世界市场更加关注人民币的汇率,从政策来讲人民币汇率需要更加稳定。”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表示。

下周一,imf有可能发表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篮子的声明。有境外媒体分析,如果人民币加入sdr,央行有可能对汇率贬值的容忍度加强,政府也希望通过人民币贬值促进外贸。此外,美联储可能于年底加息,美元强势格局将继续对人民币汇率形成压制。

对此,专家认为,目前人民币正处调整期,应综合多项因素分析,不能简单下“空”的定论。

调整时期遭遇看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