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三光而永光

2018-09-26 14:21

陈寅恪的特立独行的确与众不同。他12岁就跟大哥陈衡恪去日本留学,到35岁被清华国学研究院聘为导师,其间大部分时间在国外读书,却一个学位也没有拿到。1918年,28岁的陈寅恪赴美哈佛大学学梵文和巴利文,学了两年半,他认为该掌握的都已掌握了,马上就动身去德国柏林大学研究院学习东方古文学。老师和同学都劝他等半年拿到学位再走,他说留学是为了学知识,既然已完成了任务,再待下去就是浪费时间,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岂能为了学位而浪费生命?1925年,吴宓举荐陈寅恪为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之一,校方还有些犹豫,和入选导师的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相比,陈寅恪既没有显赫的声望,又没有震服人心的学位。吴宓说此人可了不得,精通近20个国家的语言,在语言学、史学、佛学等多领域都有极高的造诣。校方试着先聘用一段时间,结果不久,校方就为找不到更大的教室而犯愁。每次陈寅恪讲课,听课的教授远比学生多,教室一换再换总是满足不了要求,陈寅恪很快就赢得了“教授的教授”的美誉。他随后出版了《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和《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两部其学术丰碑的奠基之作及大量水平极高的史学论文,为他赢得了更高的声誉。但他决不为名声所累,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抗日战争胜利后,踌躇满志、自比唐太宗李世民的蒋介石托人以重金请陈寅恪写《李世民传》为他歌功颂德。陈寅恪坚决拒绝,毫不隐瞒地说“我写文章,违背我本意的我决不写。”

然而,真要像陈寅恪那样,一生严格奉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又是多么不容易。陈寅恪做到了,但其中酸甜苦辣,他为此而付出的巨大代价,却令后人在感叹不已后,又不能不为之深思。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多么令人警醒、深思的格言!1929年,陈寅恪在为国学大师王国维所作的纪念碑文中郑重写道:“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70多年后,“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又被后人郑重地刻在了陈寅恪的墓碑上。

陈寅恪很快就赢得了“教授的教授”的美誉。他随后出版了《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和《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两部其学术丰碑的奠基之作及大量水平极高的史学论文,为他赢得了更高的声誉。但他决不为名声所累,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抗日战争胜利后,踌躇满志、自比唐太宗李世民的蒋介石托人以重金请陈寅恪写《李世民传》为他歌功颂德。陈寅恪坚决拒绝,毫不隐瞒地说“我写文章,违背我本意的我决不写。”

2003年6月,千古名山庐山增添了一处人文景点———近代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与夫人唐筼的墓茔,墓茔位于中国科学院庐山植物园内,建墓的山现已被命名为“景寅山”。陈寅恪夫妇的合墓既高贵,又十分简朴和庄重。整个墓茔是由12块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漂砾石搭建而成,这些石块已有200万年以上的历史,至今仍坚硬无比。合墓右边长条石上刻着“陈寅恪唐筼夫妇永眠于此”,没有任何介绍、评价的溢美之辞;左边的扁圆形石上,刻着陈寅恪奉行一生的准则:“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十个大字由当代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题写。

文章来自看历史http://www.lishi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