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而言之就是自己命苦

2018-09-29 14:18

在与南宋人频繁交往的过程中,刘蕴古有意无意地总把宋金政治挂在嘴边,今天谈金国多么的像纸老虎,明天说宋朝实力如何雄厚,总而言之就是长大宋朝的威风灭小金国的锐气。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时候,刘蕴古还常常“口无遮拦”,大谈自己了解的金国内幕,甚至大爆猛料。

在刘蕴古潜伏得起劲的当口,金国内部却发生内讧,完颜亮被政变分子砍了头,入侵宋朝的计划自然也跟着泡了汤。刘蕴古只有继续潜伏,并尽量争取宋朝廷更大的信任,以待时机。

此举令当地百姓惊讶万分,民间舆论纷纷质疑道:“以新易旧,恶其不华耳。易之而不如其旧,其意果何在?”意思是,如果用更好的匾额替换也就罢了,结果这个新的还不如旧的好,那换了它到底是要达到什么目的呢?

在杭州吴山有一座伍员祠,某位富人出巨资捐做了一块奢华的匾额,刘蕴古来祠里一番祈祷之后,称他与这里心有灵犀,于是捐出俸禄,命人重新制作匾额,并把自己的名字和职务刻在上面。

谍战,古已有之。南宋年间破获的这起金国间谍案,很难说是有关人士目光如炬,还是仅仅凭着运气好。

文章来源笑傲酱油看历史(www.lishiqw.com)

驻扎寿春的将领听说之后,认为刘蕴古这名外商的政治倾向明显利于我方,于是,洋洋洒洒地向上写了报告,称此人堪用。

公元1163年3月,北方游民上万人应募去北方种地。刘蕴古听说之后摆出一副要为朝廷尽忠的模样,声称“毋使徒老耒耝间”,打着不能让这些人老死田间的口号,主动请缨要求去训练这支队伍。他的这一要求得到了官员们的广泛支持。然而,并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反对者的代表是次相史浩。

可惜,在南宋那个重文轻武的年代,听者都拿魏军官的话当笑话。刘蕴古就这么托大伙儿马马虎虎的福,浑身冒着冷汗躲过一劫。

虽然刘蕴古凭借着高超的演技把大批南宋高官蒙在鼓里,个别官员还是怀疑起他的身份。比如右武大夫魏仲昌。作为军事官员,他对刘蕴古这类外来人员本来就十分警惕。加之刘蕴古的一次贸然行动,露了马脚,被魏军官觉察。

金国间谍刘蕴古被抓获并判处死刑的时候,在南宋已经潜伏了四年左右。

这一次,史浩坚决地站到了军官魏仲昌一边,认定刘蕴古是金国派来的卧底。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史浩还专门当众组织了一次“讯问”。

朝廷派遣的调查人员很快找到了刘蕴古。刘蕴古按照预先排练,一上来就拉着手跟人家倾诉衷肠。总而言之就是自己命苦,家里两个弟弟“在北皆登巍科”,都在学业上一帆风顺,仕途上春风得意。相比之下,自己却屡被鄙视,连个芝麻大的官儿都没混上。

据《桯史》记载,公元1161年,刘蕴古“乃以首饰贩鬻,往来寿春”,以珠宝商的身份为掩护来到寿春搜集情报,为金国皇帝完颜亮进攻宋朝作准备。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刘蕴古当着调查员的面,把自己抹成了天下第一苦命人,并表达了自己不想在金国混,意欲到宋朝谋求发展的想法。刘蕴古同时承诺,“苟见用,取中原,灭大金”。

消息传到宋高宗耳朵里,这个热爱书法却昏庸无比的皇帝十分高兴,当即任命刘蕴古为迪功郎、浙西帅司准备差遣。虽然只相当于科级干部,但毕竟取得了名正言顺的宋朝官员身份,有了这个良好的开端,刘蕴古便正式开始了在南宋的潜伏生涯。

这时魏仲昌现身了,他凭借过硬的军事素养和超人的分析能力,做出了大胆的判断:“刘蕴古者,真奸细也!”他说,刘蕴古挂出这个带有职务和姓名的牌子,明摆着是通知其他金国同伙自己在这里,可以注意找机会与自己联络。用今天的话说,这就是个秘密交通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