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津捕厅

2018-10-03 14:14

对于文人,袁世凯的笼络方法就不同了。如徐世昌早年流落河南淮宁,在蒙馆教几个小孩子读书时,一直穷困潦倒。后来结识了袁世凯,袁表示愿资助他进京应考,先后考中举人、进士,后任翰林编修等职。但他在翰林院官小职卑,俸禄很低,又没有外放的机会。于是,袁世凯把他请到小站,以后又多次“保荐”他,使他步步高升,徐世昌遂把袁视为知音,加入了袁世凯北洋集团,成为袁的主要谋士。

袁世凯就是以这些人为主要班底,结合成了北洋军阀统治集团。后来,在中国政坛上,从这个军阀集团中出了许多在近现代史上叱咤风云的人物。

袁世凯

袁还以美女笼络部下,如阮忠枢,曾在天津恋上一名妓女小玉,欲纳为妾,回来向袁世凯汇报,袁断然反对,说朝廷命官、新军将领,娶妓女为妾,有碍声誉。阮忠枢只得作罢。但背地他又立即派人将小玉赎出,又买了一所新房和一套家具,将小玉安置其中。然后领阮忠枢去成亲。这使阮忠枢感激不尽,从此更死心塌地为袁世凯效力。

有时候,袁世凯笼络人的手法很特别。1902年,袁世凯开始创办北洋新军,相继成立了三个协(旅)。在选任协统时,他表面上采用了考试的方法,看上去是公平合理。结果第一次考取了王士珍,第二次考取了冯国璋,可是段祺瑞接连两次都没有考上。第三次考试前夕,段十分紧张,担心再一次名落孙山,非但脸面丢尽,而且再没有提拔的希望了,所以闷闷不乐。

临考前的一天晚上,正当段祺瑞端坐着发呆时,忽然传令官来找他,说袁世凯叫他去。段当即来到袁世凯帅府,袁叫他坐下,与他东扯西拉地说了一通。段告退时,袁世凯塞给他一张字条。段祺瑞非常纳闷,但又不敢当着袁的面打开看。到家一看,原来是这次考试的试题。第二天考试时,他很快就考好,而且高中了第一名,当上了第三协的统领。段祺瑞深感袁世凯对他恩德如山,终身不忘。岂料这件事后来被冯国璋和王士珍听到了,他们都哈哈大笑。原来王、冯二人考试时也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袁世凯训练新军,虽然也参照了一些西方洋操,但更重要的是以封建宗法关系教育部下,将新建陆军训练成一支“兵为将有”,“绝对服从命令”的军阀部队。所以,袁世凯一到小站,第一件事就是罗网一批私党。首先,他把自己的老朋友徐世昌请来当参谋营务处总办;将唐绍仪、阮忠枢找来当文案;从北洋武备学堂毕业生中找来了冯国璋、段祺瑞、王士珍等,又收用了一些小站旧人,如王怀庆、段芝贵、曹锟、陈光远、张怀芝、卢永祥、雷震春、田中玉、孟恩远、陆建章等;另外,还提拔了一些老兵老将,如姜桂题、张勋、倪嗣冲等,初步拼凑了新建陆军的班底。后来又加进了赵秉钧、梁士饴、胡惟德、杨士琦等等。

河南临汝人赵秉钧,早年在本县一家官宦人家当书童。此人虽然出身低微,可是野心很大。有人问他姓名,他说是百家姓上第一家。问他生日,他说是正月初一子时生。他取名秉钧,意为主持一国之政。字号智庵,亦是善计谋之意。由于他办事干练,又善于迎合,很受主人喜爱,被提拔为典史,任天津捕厅。后又被袁世凯委任为巡警道。

民国时期美女

唐绍仪从美国留学回国后在天津海关任职,结识了袁世凯。1885年,袁任驻朝鲜帮办税务。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前,袁世凯回国,又以总理朝鲜交涉通商大臣的关防印信交唐保管。因此,唐对袁十分感激,曾以朝鲜海关巨款接济袁世凯。后来袁世凯到天津小站训练新军后,即委任唐为新建陆军营务处帮办。以后袁世凯调任山东巡抚、直隶总督,唐均追随其左右,历任津海关道等职。唐绍仪不仅自己追随袁世凯,还将其同乡、同学梁士饴、梁如浩、朱宝奎、蔡绍基等人介绍给袁世凯,这些人后来都成为袁世凯的重要帮手。

袁世凯

民国时期美女

袁世凯收买手下竟依靠妓女勾" src="/uploads/allimg/181003/1414202264-0.jpg" />

袁世凯的发迹,最初起源于天津小站练兵。甲午战争中国战败后,清廷命原广西按察使胡熵棻在天津小站编练新军。袁世凯闻讯立即组织幕友,编译兵书,仿效西方洋操编练新军。经各王公大臣的推荐,袁于1895年底接替胡熵棻,主持天津小站练兵,组建了一支拥有7000多人的“新建陆军”。

为了将这些人网罗成自己的私党,袁世凯对各种不同类型的人员采取了不同的笼络手段。首先对于武职人员,其中特别是头脑比较简单的旧军将领,就采用收义子、门生、封官许愿、小恩小惠、金钱收买等等手段。如将段芝贵收为干儿子。段祺瑞的妻子死了,他就将自己的干女儿张佩蘅嫁给段作继室,收为干女婿。后来冯国璋的妻子死了,他又将自己的家庭教师周道如嫁给冯作继室。至于北洋武备学堂出身的,他一律都看作自己的学生。他还指使他的长子袁克定遍与诸将领拜把兄弟。每当逢年过节,或遇有婚丧喜事,他都要给这些将领一些特殊的照顾。这样,作为袁世凯台柱的北洋将领,不是他的义子,就是他的学生,或是他儿子的把兄弟。

来源历史http://www.lishi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