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老活儿使得太多了这两年

2018-10-20 14:00

当然这么多人,你说一点事都没有不可能。但是我认为所有东西透明化了就没那么多事了。我们每个月的账是公开的,我和王声和大家一块儿拿工资,从来没有出现过经济上闹别扭,从来没有。

苗阜:对,“相声老活儿”使得太多了这两年,我们希望在鼓励原创作品方面做文章。我希望在天津相声节的时候,搞一个奖励新人新作的比赛,青曲社拿出资金奖励好剧本。以往都注重演员,今年我们注重编剧,目的就是为了鼓励大家创作。

法晚:除了说相声当演员,你去年还弄了一个相声频道,效果怎么样?

只不过我们现在就是有这些资源,大家把资源平台让出来,大家一块儿为相声做贡献,一块儿把蛋糕做大。这个蛋糕我们拿0.3%,3寸蛋糕也是0.3%,10寸蛋糕也是0.3%。

苗阜:我想做一个相声生态建设。先说内容,现在没人好好写相声,写相声不挣钱啊,说相声能火,写相声火不了,我们拿出奖励基金,如果将来能够有更多的更好的,我先起个头。可能不能从根儿上解决,但是我们有一个态度。

苗阜:为筹备各卫视春晚,我和王声去年写了大量的新节目。今年巡演希望能做到几乎是每场都有新节目,一场一段,希望打磨出来一批新节目。我的计划就是能有30段从全新打磨到成熟的作品。

苗阜:票房我们也有考虑。我们的团队会和大麦网直接对接,打造一个全国小剧场的票务输出口。就是以后你每到一个城市,只要在大麦上查就能知道当地小剧场的演出信息和演出票务的口。大麦网会出一部分资金做这个推广的费用。这对于小剧场相声是极有利的推广。

苗阜:会的,例如为相声频道录像,演员除了剧场给的演出费,还会有频道给演员一些费用,其实就是等于演出一场挣两份钱。

苗阜:初步的想法我估计最少得三部,预投就500多万,连编剧到导演都希望邀请到国家一线的大腕。我希望通过相声剧能对青曲社有一个整体拔高,让社里的演员从另外一个层面对表演有一个提升,而且我也想把一些相声不好展现的东西,通过相声剧的形式把它展现出来。

如果今年这个运营顺利的话,我希望在明年研发一个相声app。希望将来它会有演出信息、剧本交流、演员探讨,这是我未来的计划。

苗阜:现在覆盖了3000万户,最近在北京歌华也上线了,我的计划是年底在26个省份落地。

最近跟喜马拉雅fm这类的网络电台谈完了合作,利用网络平台一同推广小剧场相声。

无论是这个圈子,还是那个圈子,涉及名利可能都容易起纠纷。但是你看这名利二字,第一这是给大家一块共享平台;而利则是公平公正,透明的。这个我觉得大家再有事那就没办法了,那就得看看病去了。

法晚:有些观众觉得最近的相声作品新节目少,你在这方面有所准备吗?

苗阜:年前给春晚创作节目我们已经写出来了一批作品。“西游系列”还有五六个没演呢。我觉得有几个不错,我们一直都在修改剧本阶段,例如《火星漫谈》、《超级英雄》,还有《西游专家》。我们也有信心把这个做好。

苗阜:其实今年主要有几个事,一个是巡演嘛,在去年26场的基础上,今年巡演量应该在40场左右,今年行程会排得比较满;另外是原创一部相声剧《杯酒人生》,我们上周和中央军委政府工作部话剧团团长王宏老师签过合同了,王宏老师亲自执笔,《杯酒人生》这个相声剧是系列剧,第一部是《酒鬼不是鬼》,计划是在8月份之前把所有的剧本成稿、修改完,最晚10月份青曲社会封闭排练40天,希望能打造一部具有艺术性的作品。

另外就是输出平台的问题,过去传统都是依靠小剧场,小剧场一是太淡薄,你像青曲社、德云社这种毕竟是少数,其他的正常的小剧场,包括推广、宣传这些都很缺钱,所以我们现在就是想怎么样去把它放在这个平台上化零为整,一起宣传一起推广。

苗阜:王声有一个说法我觉得很欣赏,就叫先继承,再发展。我说继承更多的是技巧,打造新节目是在发展相声。

苗阜:有人的地方就有事。我的感觉,就是不去考虑那么多,而且这次为了不让大家多想,都是第三方来管理,在我们的青曲社,大家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