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现代史上

2018-04-13 11:30

在中国现代史上,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从1936年末至次年全面抗战爆发这七八个月的时间里,有大量的进步学生、爱国青年由京、津、沪、汉等国统区城镇奔赴延安,使共产党领导的边区党政机关、学校单位和红军队伍迅速壮大。这其中少不了抚顺父子王卓然、王福时两度为延安作“广告”所起的重要作用。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王福时在美国探亲时,前往海伦·斯诺的寓所看望这位当年一起去延安访问的老朋友。

为了全面了解中国,特别是了解共产党,1936年8月,斯诺在王卓然的帮助下,绕开国民党军队的层层封锁(负责封锁延安的是张学良率领的东北军,东北军的将领与王卓然都熟悉)到了陕北,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采访。其间多次采访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共产党、红军的高层领导人。这些共产党领导人的坚定信仰、非凡经历、胸襟情操、胆魄睿智令斯诺折服。同年10月斯诺满载而归,王福时等闻讯即去他家听他介绍陕北见闻和感受。为让国统区的广大民众尽快地了解延安、了解红军、了解共产党,精通英语的王福时借了斯诺的采访手稿,会同亦擅英语的同学郭达、李放夜以继日的翻译。同时在父亲王卓然及《东方快报》全体员工的积极支持配合下,排版、打样、校对、印装,仅用一个月的时间,就印出了5000册名为《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的书。这本厚达300多页的《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之所以取此书名,是为了不引起国民党当局的注意,避免国民党当局的查封。在书中,毛泽东头戴八角帽的照片、那气势磅礴的《七律. 长征》以及红军长征路线图和红军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珍贵文献资料首次与读者见面。书印出后,王卓然、王福时通过关系在西单商场秘密销售一部分,其余均由“东大”进步学生组织和学生推销。文学院的学生因喜爱书中的《长征》诗,推销得更为积极。《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一时成为中国大地上最早介绍共产党和红军在陕北近况的书籍,它就像燎原的星火迅速燃烧,各地出版社纷纷翻印发行,仅一两个月各种版本的翻印本就风靡全国各地,甚至在广东台山水口镇这样偏远地区的地摊上也可见到。此书的印发在国统区如一石激浪,使很多进步学生、爱国青年通过此书了解了共产党,了解了红军,他们的爱国之情、报国之志你是火山喷发一样迸发出来,为了赶走日本侵略者,他们纷纷奔向延安,奔向共产党和红军,使延安的抗日力量不断壮大。可以说,这本《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是王卓然、王福时父子为延安作的第一次“广告”。

王福时是王卓然的长子,生于1911年10月,他曾入父亲的同学陶行知在南京创办的晓庄师范读书,一年后返回东北大学农学院就读。“九一八”事变后流亡进京,先后就读于燕京大学、清华大学,与建国后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钱伟长、费孝通等为同窗。在清华大学读书期间,他参加了反帝大同盟。在“一二九”运动中,王福时是积极的参加者。早在燕京大学读书时,王福时就与来华寻找“东方魅力”美国纽约《太阳报》的自由撰稿人埃德加. 斯诺(他是听了王卓然介绍中国的演讲后对中国感兴趣的,王卓然在美国留学时靠演讲挣生活费。关于王卓然的一生本博有长文《毕生奋斗为国强》为题,对他有详细、全面的介绍)相识并结为朋友。此时斯诺被聘为“燕大”新闻系教师,这位目睹国民党反动统治、中国普通百姓饱受苦难的美国记者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他爱交友、没架子,其在崇文门苏州胡同灰甲厂13号的家自然成为一些进步学生的聚集处。王福时是他家的常客,学生们与洋老师在这里议时事、评弊政、求真理,相互濡染,渐成知己。

王卓然,字回波,我国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九三学社的发起人之一和早期主要领导人。他1893年5月生于抚顺北郊的莲岛湾村,曾留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1928年8月回东北,得挚友张学良的重用,多任要职,成为张学良的“文胆”。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除任已迁入北京的东北大学秘书长、代校长外,还与高崇民、阎宝航等东北爱国人士组建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被担任核心领导成员。他还提议并创办了《覆巢》报,意为“覆巢之下无完卵”,以警示中国人民奋起抗战,救亡图存。后该报改为《东方快报》,他仍任社长,办报宗旨是宣传抗战,鼓动东北流亡者复土还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