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遗体

2018-07-19 02:34

9月11日晚7时25分,明阳山殡仪馆调度室内,宋佳颤抖着在《无名遗体确认表》上确认签字一栏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以及父子二字。

水警发现遗体

11日一大早,因有市民打电话告知宋佳称,曾在营盘路附近见过类似父亲的人,他和一众亲友驱车前往长沙,在营盘路附近寻找目击者,后转移到银盆岭大桥附近找寻。没过多久,宋佳接到了水警大队确认遗体的电话。

本报报道了浏阳民警宋怡山离院出走的消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这位让人敬重的民警已离世。

因暂不能确定溺亡者身份,在对遗体进行拍照、信息录入等环节后,水警大队当日通知明阳山殡仪馆运送遗体至馆内。

据长沙市治安支队水警大队队长李伦回忆,9月7日,宋怡山的遗体在福元路大桥附近被发现。

签好字后的宋佳,无力地放下笔,双手撑着桌缘,将头深埋在胸口,双肩因哽咽而剧烈抖动。10秒钟后,调度室内回荡着无助的哭声,陪同在旁的两名亲友,也不时擦拭着红肿的眼眶。

9月11日晚,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宋佳(左二)在亲友的搀扶下,准备带父亲宋怡山回家。实习记者李健摄

当时遗体经水泡,已经变形,同时因为无照片比对,并未确认溺水者身份。后经法医杨警官检测,推定死亡时间为发现遗体前一天左右,死因为溺水身亡。

11日晚8点,安置着宋怡山遗体的灵车缓缓开动,驶上回家的路。

带父亲回家

随后,通过对死者随身物品进行细致检查和比对,水警大队初步确定死者为宋怡山,并于11日上午通知宋佳前来确认。

父亲宋怡山终于找到了,只是,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遗体。